| 可打印版本 | 推薦給朋友 | 訂閱主題 | 收藏主題 |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 |

     
標題: [轉貼] 【散文】訪 沈 園【作者:郭沫若】,
 
本主題由 fernando 於 2019-01-12 06:55 設置高亮  
|中琉璃 (織夢行雲)
UID 1579763

“|中琉璃”“琉璃若|”

等級 110議會會員
職業

總分 1105
積分 1103
金幣 340
貼子 102
支持 112
狀態 在線

閱讀權限 110
註冊日期 2019-01-10
上次訪問 2019-01-22
最後發表 2019-01-22
帳號期限 2019-01-25
查看資料 發短訊息 Blog 頂部
NO:1 2019-01-11 17:01 [ 放大字體 ]

[轉貼] 【散文】訪 沈 園【作者:郭沫若】

   一

  绍兴的沈\,是南宋诗人陆游写《钗头凤》的地方。当年著名的林\,其中一部分已经辟为"陆游纪念室"。

  二

  《钗头凤》的故事,是陆游生活中的悲剧。他在二十岁时曾经和他的表妹唐琬(蕙仙)结婚,伉俪甚笃。但不幸唐琬为陆母所不喜,二人被迫离析。

  十余年后,唐琬已改嫁赵家,陆游也已另娶王氏。一日,陆游往游沈\,は心之间与唐琬及其后夫赵士程相遇。陆既未忘前盟,唐亦心念旧欢。唐劝其后夫遣家童送陆酒肴以致意。陆不胜悲痛,因题《钗头凤》一词于壁。其词云:

  

  红酥手,黄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,错,错。

  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發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,莫,莫。

  

  这词为唐琬所见,她还有和词,有"病魂常似秋千索","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,瞒,瞒,瞒"等语。和词韵调不甚谐,或许是好事者所托。但唐终抑郁成病,至于夭折。我想,她的早死,赵士程是不能没有责任的。

  四十年后,陆游已经七十五岁了。曾|游沈\,更深沉地触动了他的隐痛。他又写了两首很哀婉的七绝,题目就叫《沈\》。

  

  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\非复旧池台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  |断香消四十年,沈\柳老不吹绵。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

  

  这是《钗头凤》故事的全部,是很动人的一幕悲剧。

  三

  十月二十七日我到了绍兴,留宿了两夜。凡是应该参观的地方,大都去过了。二十九日,我要离开绍兴了。清早,争取时间,去访问了沈\。

  在陆游生前已经是"非复旧池台"的沈\,今天更完全改变了面貌。我所看到的沈\是一片田圃。有一家旧了的平常院落,在左侧的门楣上挂茪@个两尺多长的牌子,上面写"陆游纪念室(沈\)"字屆C

  大门是开茠滿A我进去看了。里面似乎住茼n几家人。只在不大的正中的厅堂上陈列茼关陆游的文物。有陆游浮雕像的拓本,有陆游著作的木板印本,有当年的沈\图,有近年在平江水库工地上发现的陆游第四子陆子坦夫妇的圹记,等等。我跑马观花地看了一遍,又连忙走出来了。

  向导的同志告诉我:"在田圃中有一个葫芦形的小池和一个大的方池是当年沈\的故物"。

  我走到有些树木掩荫茠爾芦池边去看了一下,一池都是苔藻。池边有些高低不平的土堆,据说是当年的假山。大方池也远远望了一下,水量看来是丰富的,周围是稻田。

  待我回转身时,一位中年妇人,看岸l好像是中学教师,身材不高,手里拿茪@本小书,向我走来。

  她把书递给我,说:"我就是沈家的后人,这本书送给你。"

  我接过书来看时,是齐治平著的《陆游》,中华书局出版。我连忙向她致谢。

  她又自我介绍地说:"老母亲病了,我是从上海赶回来的。"

  "令堂的病不严重吧?"我问了她。

  "幸好,已经平复了。"

  正在这说荂A斜对面从菜\地里又走来了一位青年,穿黄色军装。赠书者为我介绍:"这是我的儿子,他是从南京赶回来的。"

  我上前去和他握了手。想到同志们在招待处等我去吃早饭,吃了早饭便得赶快动身,因此我便匆匆忙忙地告了别。

  这是我访问沈\时出乎意外的一段插话。

  四

  这段插话似乎颇有诗意。但它横在我的心中,老是使我不安。我走得太匆忙了,忘记问清楚那母子两人的姓名和住址。

  我接受了别人的鱆哄A没有东西也没有办法来回答,就好像欠了一笔债的一屆C

  《陆游》这个小册子,在我的旅行箧里放荂A我偶堥出翻阅。一想到《钗头凤》的故事便使我不能不联想到我所遭遇的那段插话。我依照荂m钗头凤》的调子,也酝酿了一首词来:

  

  宫墙柳,今乌有,沈\蜕变怀诗叟。秋风袅,晨光好,满畦蔬菜,一池萍藻。草,草,草。

  沈家后,人情厚,《陆游》一册蒙相授。来归宁,为亲病。病情何似?医疗有庆。幸,幸,幸。

  

  的确,"满城春色宫墙柳"的景象是看不见了。但除"满畦蔬菜,一池萍藻"之外,我还看见了一些树木,特别是有两株新栽的杨柳。

  陆游和唐琬是和封建社会搏斗过的人。他们的一生是悲剧,但他们是胜利者。封建社会在今天已经被和根推翻了,而他们的优美形象狴远活在人们的心里。

  沈\变成了田圃,在今天看来,不是零落,而是蜕变。世界改造了,昨天的富室林\变成了今天的人民田圃。今天的"陆游纪念室" 还只是细胞,明天的"陆游纪念室"会发展成为更美丽的池台--人民的池台。

  陆游有知,如果他今天再到沈\来,他角会伤心落泪,而是会引吭高歌的。他会看到桥下的"惊鸿照影"--那唐琬的影子,真像飞鸿一屆A永远在高空中飞翔。

     



Powered by UNetBoard 4.9.12 RTM © 2000-2006. Design & Mend by AndyGod. (Kernel by Discuz!)
處理需時 0.008816 秒, 查詢 6 次 , Gzip 壓縮 ( Cookies 錯誤解決方法 )
所有時間為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019-01-22 17:24 繁體中文 - 清除 Cookies - 聯繫我們 - 18P2P-Forum - 純文字版